巧识房产企业违规骗贷伎俩

2019-01-25 16:26 来源:salon365官网

  在财政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第十三号)》文件中写着这样一句话:厦门B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B公司”)编制虚假会计报表并串通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审计报告,违规获取银行贷款3300万元。

  就因为这句话,B公司立即吃到了苦头。该公司被当地银行列入了黑名单,而且在外地拆迁拿地开发时,原本可以先由当地政府担保而后支付拆迁款项,但是在被拆迁户看到公司的不诚信记录后,推翻了之前的付款方案,要求对方实行先赔偿后拆迁。这无疑让本来资金吃紧的B公司雪上加霜。

  B公司负责人随即打来电话向财政部驻厦门市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下称“厦门专员办”)侯文波处长做自我检讨,并表示以后要规范有序经营。直接负责对其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侯文波此时感到无比欣慰。

  B公司这样被盯上

  2005年至2007年,房地产公司普遍业绩辉煌,厦门市的地价、房价涨幅均排名全国前三,因此银行总是愿意给开发商提供巨额贷款。有了银行撑腰,开发商更是在房价上大做文章,导致恶性循环。财政部组织的会计信息质量检查一直关注与国计民生关系密切的行业,于是厦门专员办在2006年将房地产行业纳入了检查范围。

  一旦确定了行业,厦门专员办便根据房地产行业特性制定筛选程序并开始寻找目标对象。

  “我们上网调出厦门市所有房地产企业名单,按照三条标准进行初步筛选:一是有完成的开发项目,二是有现在正在开发的项目,三是有土地储备。”厦门专员办办公室副主任洪伟告诉《中国会计报》记者,这样做是为了方便取证。

  除此之外,厦门专员办检查小组还要走访厦门市土地房产管理局以确保房地产公司注册后是否还在持续经营以及哪些房地产公司比较活跃,并到地税局稽查部门拿到该行业的纳税大户名单,到工商局调查房地产公司的股权结构、是否变更了项目名称等。

  “我们依据各项指标体系交叉筛选出一部分房地产公司名单,按照排除法删掉口碑好的,剩下的名单进入备选数据库,然后进行动态跟踪。”厦门专员办检查人员叶良艺说这个方法很奏效。

  最后,B公司从布袋中率先“掉”了出来,成为厦门专员办2006年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对象。

  怀疑上银行贷款和审计报告

  对房地产公司应该从何查起?厦门专员办做了精心细致的准备工作。

  侯文波是当时检查小组的负责人,他首先请来房地产行业专家对行业特点进行介绍,并对检查人员进行培训。同时,他率队到银监局了解信贷管理机制以便知道哪些环节容易出现纰漏。

  当厦门专员办把检查通知书递交到B公司的手上时,他们不仅在之前的选户过程中对B公司的非财务信息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而且对日后检查工作的开展有了充分的把握。

  随后,“打仗的生活开始了!”2006年6月,侯文波率领检查小组进驻B公司,对该公司以往会计年度的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侯文波借鉴之前检查房地产企业的经验,深刻明白房地产企业的一大特点是“四两拨千斤”。

  “楼市火爆,房地产企业成了银行信贷的重点客户,因此他们常常以200—300万元的资金撬动几千万元的项目,资金往来复杂。”基于此,侯文波打破以往按照财务报表分成资产负债组、损益组等分组惯例,创造性地设置了资金往来组、收入组和成本费用组。

  就在检查的第三天,该组在分析B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往来科目时发现,B公司在2004年之前没有开发大项目,资金紧张,2005年正在开发的一处别墅项目急需银行贷款支持。

  “另外,我们还分析发现该企业的财务状况没有达到获得贷款的条件,项目尚未启动却有了收入和利润,资金往来中明白无误地显示已经得到银行贷款。

  而且企业提供的常规资料中缺少了审计报告,我们要求对方财务人员补充相关材料,发现一丝微妙的变化掠过他的脸上。”职业敏感性极强的侯文波当即觉察出这里一定有问题,于是,将检查的重点锁定在银行贷款上,还有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

  违规贷款浮出水面

  就在侯文波起疑当日,他立即让洪伟一刻不停地前往B公司贷款银行提取相关贷款资料。

  侯文波记得很清楚,当时时针指到上午11点,银行相关工作人员快要午休了。

  中午12点多,洪伟颇费周折才从银行档案管理人员手上拿到B公司申请贷款的原始材料,电话那头立即传来洪伟冷静的声音:“银行工作人员神情紧张,我感觉有问题。”侯文波果断让他立即把材料送到家中。

  下午1点,侯文波开始在家里翻阅大摞的贷款材料,把目标确定在检查“贷款申请—银行审查—贷款发放”过程及相关材料是否真实、完整上,企业提供的会计报表、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贷款抵押物四证及评估报告等无一疏漏。

  材料反映,从2003年6月至2004年5月,B公司向不同银行贷款不下10笔,但是,B公司2004年5月向C银行申贷 的一笔3300万元的贷款材料引起了侯文波的注意。

  “这份贷款材料包括由B公司提供的2003年度企业财务报表,还有经D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B公司2003年度审计报告。

  但是经过核对,这份审计报告与B公司提供的同样年度的审计报告完全不符。”侯文波初步断定,B公司为了取得银行贷款,伪造虚假财务报表并串通D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审计报告。

  此时,B公司违规贷款一事逐渐浮出水面。

  乘胜追击检查到底

  侯文波担心银行通知企业检查小组调查贷款材料一事,同时通报事务所。“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无法取证,此案也就不了了之。”时间紧迫,侯文波一到下午上班时间就已经赶到了D会计师事务所。

  侯文波找到在审计报告上签字的主任会计师张林(化名),取出真实的审计报告要求他确认。等张林签字说明这是他出具的报告之后,侯文波拿出那份虚假的审计报告,张林顿时“傻眼了”。

  “我要把工作底稿找来给你看。”张林知道出具虚假审计报告的后果。

  “假报告不可能有工作底稿。”侯文波反驳道。

  “我出具第一份审计报告后,发现不对,一些科目需要重新调整,调整之后,没有把第一份撕掉,后来又忘了拿回来。”由于审计师可能因为对一些会计科目判断不一样从而需要企业重新调整报表,因此张林试图以此化解麻烦。

  这番辩解用来对付有备而来的侯文波,显得苍白无力。侯文波将企业新旧两份审计报告之间的变动部分一股脑地说了出来:“B公司提供的2003年度审计报告显示,该公司2003年度总资产为142,056,515.46元,净利润为-387,580.07元;而从银行信贷档案中取得的2003年度审计报告则显示,该公司2003年度总资产为148,654,787.41元,净利润为11,261,506.95元。这不存在判断问题。”面对事实,张林无计可施,不得不承认2004年度承接B公司2003年度审计工作时,在2004年2月28日这一天就同一企业、同一会计年度、同一会计事项以同一文号出具了两份不同的审计报告。

  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检查组找来B公司的财务经理李某,最后他不得不承认提供虚假财务报表和虚假审计报告用于骗取银行房地产开发贷款的事实。至此,一切真相大白。

  最后经财政部研究决定,处以B公司一定金额的罚款,两位在审计报告上签字的主任会计师停业半年,D会计师事务所遭警告处分,贷款银行被移交至厦门市银监局处理。